咸鱼的微笑

|丧心病狂的园x我,突如其来的脑洞,笔文渣到不行,不喜慎入。不过发出来就是给人看的,希望有人喜欢。

      英国,这个国家的天气一向多雨,今天的伦敦依旧如此。我对多雨雾的情况并不反感,如果不会给人添什么麻烦,我反而喜欢的紧,毕竟于雾中的伦敦反而有一种别样的味道。不过今天就另当别论了。
      身上的衣服几乎湿透了,因为风大,戴上的伞根本毫无作用。被雨淋湿的头发像八爪鱼般黏在双颊,比这更糟的是今天我正好好死不死地散发出门,我就该知道伦敦这阴晴不定的天气,怎么可能会好好的休停一天呢?潮湿的浓雾携着寒意随着雨水迎面朝我袭来。
         啧,这可是糟的不可以再糟的情况了,现在我能做的就是尽快找个地方避避雨。因为天气和现在的情况导致的心情恶劣并不能让我很快的动身寻找避难所,我反而像没事人一般,继续走在这伦敦的大街上。说真的原来和我擦肩而过的行人们,因为这雨现在都如雾般散开了,或许是因为我的性格独特除了刚开始的心情恶劣,我竟很快的就感到了愉悦。不得不说雨雾中的伦敦很好看,空旷的大街,只剩我一个人,对我来说是很好的体验,这么一想突然就觉得有许多灵感来了。就这样我想漫无目的的继续走下去,我不会在意自己会不会生病,也不会在意现在的自己有多么难受,我沉醉在这突如其来的快感中,或许老天终于看不下去了,他第一次对我展示了他的好心。
         “那位小姐,你还好吗?”可能因为我一人在大街上漫无目淋雨的行为太过怪异,有人注意到了我。那是一位年轻的小姑娘,充满着年轻人的朝气身上还带着点淡淡的奶香,她的行为透露着年轻人特有的天真善良,那真是一个惹人喜欢的小姑娘。我被她邀请进了她的花店,或许是因为我终于受不了身上的潮湿,或许是因为她那碧色的眼睛很漂亮。
       小姑娘体贴的给我拿来了毛巾还给我倒上了热可可,其实我更想要咖啡或者什么含着酒精的饮料,但想了想,小姑娘肯定没有这些东西,就算有对一个刚认识的小姑娘,我也不至于那么失礼的这么请求。“希望你喜欢热可可,毕竟我觉得目前这个很适合你,我想你不会喜欢牛奶的,对吗?”我看着小姑姑明亮的眼睛,她调皮地对我眨眼,我嘴角忍不住上扬,真是一个聪明的姑娘,我并不知道她是怎么看出我不喜欢牛奶的,我也不在意,今天过后她就会只是一个帮助过我的小姑娘,我们的人生将会错开,我想我不会再和她见面,哪怕我对她怀有好感,但是也只是现在,而现在我只需要默默的等雨停就好。
      “我叫艾玛·伍兹,不知道小姐的名字?”我倒是没想到她面对着我的沉默竟没有感到难堪,反而她还乐此不疲的向我搭话。“xx,我的名字。”我想既然都问了,名字就告诉她吧,这没什么。那小姑娘听到我的回答,露出了欣喜的表情,也不知是因何而为,因为我的回答小姑娘更加热情了,“果然xx小姐东亚人呢,不知道是哪国的?中国吗?” “嗯”我一边用毛巾头揉着头发,一边冷漠的回答她。  “哇,真的吗?!我一直很喜欢中国这个古老神秘的国家,一起我爸爸经常和我说……”小姑娘倒是选对话题了,虽然我对许多东西漠不关心,但是我对于我们国家我始终有着自豪,
      那是算的上愉快的一次对话,不过愉快的时间总是过的很快。雨很快就停了,但不同我的猜想,我跟小姑娘的关系竟然在这个这段时间里到了,我告诉她我的联络方式了。如果之前所说,她可真是一个惹人喜欢的小姑娘。
        之后我和小姑娘一直有着联系,不过这联系仅仅是她单方面给我发信息,我偶尔回几个“嗯”“哦”原因只是我不想回而已,大多数时候我只是看了,便放在一边。我的时间可以说多也可以是少的可怜,这取决于我的心态,然而我最不确定的就是自己的心态,我向来不懂自己。就这样我在悠闲的情况下熬了几天,在某一天的早上有人摁了我的门铃,我脑子有点浑浑噩噩,这不是什么好状态,但是我还是下意识地拿了把水果刀,这并不能在我有危险时帮到我多少,但是起码能给对方措手不及。当然我并没有得罪什么黑手党大佬,我只是留了个心眼而已,事实证明现实才不会给你那么多惊险的事,不过现实会给你现实中定义的惊险。  
       我打开门看到的是那个叫艾玛什么的小姑娘,请原谅我才几天就忘了名字,这是因为并不重要,所以忘了,哪怕每天给我发信息。小姑娘看到我时也惊讶了一下,看样子并不知道我住在这。我的注意力集中在她手上的花篮里—雏菊,我记得今天不是什么节日,虽然我向来不记这些东西我也敢确认,既然不是什么节日那谁会在平常的日子里叫一家花店给我送上一些雏菊。小姑姑因为我的沉默有点不安,她肯定没想到会看到我,“那个……xx小姐您好啊”听到多出来的敬语,我莫名想笑,真是可爱,之前可不是这么叫我的。我向她点了点头,侧过身子示意让她进房子。不知道我是怎么想的,或许我心情好吧。

估计没有了,突然来的灵感嘛,感谢愿意把这渣文看下来的人,希望人物ooc不大。

天海悠纪华超级棒啊啊啊,随便写写,不用在意。

啊,超级帅啊。
少女悄悄地瞄了下左下方看书的少年,在目光触及他的一瞬间仿佛舔了一下便迅速收回来。
到底什么和其他男生不一样?脸吗?原来我是这么肤浅的人吗?
拿着最近他看的书从他面前走过去结账并用他可以听到的声音说出书名,这样会注意到我吗?为了让他注意到我不惜成为跟踪狂……呀,这样想想我真是恶心
“那个《xxx》多少钱?”
“好,谢谢给你。”
少年听到少女的声音并没有在意看了一眼便转过头继续看书。 手不自觉握紧,书也捏皱了些。
果然还是不行吗?可是我不想这么轻易离开这,这样我会看不见他。
少女肩膀轻微的颤抖着迟迟站在前台不动。
他是多么的受欢迎啊,这样人流众多的店里,大家却都在讨论他,啊,就这样我还妄想他记得我……愚蠢。
“那个请问您好了吗?”
“没有哦……怎么可……”
啊啊啊等会他在给我说话,那个我所喜欢的……
“这样啊那我再等一下。”
少年看了看她默默地退后了些,正巧听见少女转过身时低着头神色不清的喃喃自语
“砂川诚……”
“嗯?啊天海悠纪华同学,好久不见了呢。”
本以为会不记得自己却出乎意料记住了,怎么办啊啊啊 “嗨!是我!”
“噗嗤,怎……”
“叮叮叮!”
少女被铃声所吵醒,迷迷糊糊地爬起来摸索着手机,。
“梦吗?啊,那个时候的黄金期我到忘了……”
缓缓带上刚刚摸到的眼镜,盯着从窗帘下窜出来的一缕光发呆。
要是那个时候我天海悠纪华继续说话而不是跑了,也许也不会一直身为跟踪狂了吧。
啊!对了情人节又快到了……今年的本命巧克力也别写名字了,别给砂川同学添麻烦。

我儿子女儿超级美啊(悄悄的问有没有游族安卓的呀,开服了一起玩?)